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漂亮女友酒店淫乱

漂亮女友酒店淫乱
第一章偶遇(上)

  烈日炎炎,暑气蒸人,酷热的天气让人的心情跟着显得格外的烦躁。

  海城,地处沿海,是东海之滨上一颗美丽的明珠,空气清新,绿树成荫,与一座座现代化的高楼交相辉映,城市的道路宽广而洁净宛如自家打扫得一尘不染的房间……这里,被评为全国最适合居住的城市之一,城市中的一草一木,一街一角无不在彰显着这座海滨之城的风采。

  陈兴是市委政研室的一名副主任科员,从大学毕业到现在,他从一名试用期公务员到转正再到成为一名副主任科员,整整用了五年时间,有关系的人可能经过一年的试用期,立马就能受到重用、乃至提拔,但他却苦熬了四年才被提为副主任科员,而这提拔,还不是因为他的资历足够了,熬够了时间,才获得了提拔,而是因为他的调研文章写得好,被科长赏识,再加上那么一点点小运气,才被提拔为副主任科员,否则,他现在仍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科员。

  陈兴最喜欢的一句古话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因为这句话再符合他的心境不过,他将这句话篡改成‘官场难,难于上青天’,而后,这句话就成了他的口头禅。

  “这该死的鬼天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场雨。”陈兴边走边咒骂着这贼老天,从大二就入党的他历来就是一名坚定的无神论者,从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鬼神之说,此刻嘴里念念有词的骂着老天爷,陈兴也自然心安理得,没有半点会遭天谴的觉悟。

  今天下午是大学的同学聚会,地点在海城的锦江酒店,这是一家四星级酒店,在海城也算是大有名气,酒店正好距离陈兴在市区的家不远,所以陈兴干脆使唤着自己的11路车过来,将自己那辆破奥拓扔在家里,不用开出来丢人不说,还能省点汽油费。

  街上偶有行人,但不多,同学会是下午3点,听说是先安排了一些助兴的娱乐节目之类的,然后再一起吃顿晚餐,反正陈兴不是组织者,对具体的安排并不清楚,依他的性子也懒得去了解这些跟他没啥紧要关系的事情,如果不是大学的一位死党兼同城好友给他打电话,叫他一定要过来,陈兴甚至都考虑不过来,那些所谓的同学之情对他来讲完全是狗屁,大学期间他都埋头看书去了,除了一两个死党,基本上都是泛泛之交,碰到面就点个头的交情而已,再深入下去就没法交流了。

  “也不知道组织者是怎么想的,安排在这么一个时间,脑袋不知道是不是被驴踢了。”陈兴眯着眼,抬头望了望天,眼睛几乎被刺得睁不开,透蓝的天空中,悬挂着的那火球似的太阳,仿佛要把整个大地都烤焦,周围的云彩早被烧得无影无踪,一眼望去,万里无云。

  到锦江酒店,中间要经过一条闹市区,步行到那里,行人也逐渐多了起来,陈兴低垂着头,颇有点无精打采的走着,他此刻走路完全靠路面上的人影来辨别眼前有没有人,连头都懒得抬一下。

  ‘啊’ 的一声,陈兴突然痛叫了起来,双手捂着脚背蹲了下来,心里大呼倒霉,他只是小小的走神了一下,怎么就惨遭横祸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没事吧?”随着陈兴的痛呼,面前的女子也意识到了自己脚上那双高跟鞋闯祸了,连声道着歉。

  耳边的声音清脆悦耳,陈兴纵然升起的火气立马消失了一大半,再怎么着也不能对一个女孩子发火,再说他自己没看路在先,也不好意思冲人发火,何况他一直以一名高素质的良好市民标榜着自己,更是不能口吐脏话,倒是耳边回荡着的悦耳声音,让他忍不住想抬头看看面前的女孩子是否人如其声,双手仍兀自捂着脚,头部微抬,映入眼帘的是一双修长的美腿,陈兴微微错愕了,眼皮子忍不住就跳动了几下。

  第二章偶遇(下)

  为了不想让人当成轻浮的人,陈兴也不好意思盯着别人的腿看,炎热的夏季,女孩子几乎都是穿着短裙短裤之类的,若是对方穿的是短裙,这样蹲着往上看,可是该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陈兴可不想在大街上被女人的尖叫声给刺破双耳。

  “啊?原来是你。”陈兴普一抬头,就听到对方惊喜的声音,定眼看了对方一下,陈兴也才发现对方原来是他认识的人,只不过仅仅见过几面而已,两人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那还是他今年3月份跟随调研室的几位同事一起到海城市建行去调研,跟对方认识的,当时银行里来接待他们的人就是她,被称为海城银行系统第一美女的张宁宁。

  看来今天这脚是被彻底的白踩了,陈兴摇头晃脑的站了起来,朝对方礼貌的笑道,“是你呀,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是啊,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不过第二次见面就把你给踩了,实在是过意不去。”张宁宁歉意的笑了笑。

  “你这是?”张宁宁指了指头上的太阳,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盯着陈兴,大意是问他这么热的天怎么连伞都没撑就走在路上。

  “去参加个同学聚会。”陈兴实话答道。

  “哦,那你的脚?要不要我开车送你过去?”听到陈兴这样一说,张宁宁更加不好意思起来,有点担心的望着陈兴的脚,她可是直到被高跟鞋的根底踩到会有多痛。

  “哈,不用不用,肯定没事的,就在前面的锦江酒店而已,走个路没有问题。”陈兴说着还很英雄般的蹦跳了几下,脚却钻心的疼痛,牙齿都忍不住想打颤。

  “哦,真的不用啊?那你自己小心,我下午是偷偷翘班出来逛街的,嘻嘻,我要去准备去商场扫荡了。”张宁宁说着朝陈兴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

  陈兴有点愕然的愣在原地,他本就是一句客套的推辞而已,以为张宁宁会再诚意的说要开车送他过去,没想到对方的行事作风却是完全的另类,让其追悔莫及,陈兴却是不知张宁宁是北方人,而且因为成长环境等原因,说话做事都十分直接,也不喜跟人虚伪客套,觉得那样活着多累,陈兴一说不用,她也就直接当成对方是真的不用她送了,是以不再坚持,这并不是她不懂礼貌,而是她一贯喜欢直来直往。

  “哦,对了。”已经走到前面的张宁宁突然回头。

  第三章大学死党

  “什么事?”陈兴内心欣喜,心说对方不会是良心发现了吧?

  “今天踩了你的脚怪不好意思的,下次我请你吃饭。”

  “没事,没事,不用那么麻烦的。”陈兴大方的摆了摆手,心里却是失望不已,心说这女孩子怎么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也不知道别人一开始拒绝多半是客套而已,就不知道多邀请几下,看了看还有近千米的锦江酒店,看来只有拖着自己的‘残腿’走过去了。

  迈着受伤的脚好不容易走到了锦江酒店,陈兴心里终于松了口气,若是换成以往健步如飞的他,这千米的路程真是算不得上什么,相当于读大学时,在学校操场的400米跑道上跑个两三圈就够了,对于他这种经常跑步的人来说,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今天这脚背被人用那尖细的高跟鞋底踩了一下,真是欲哭无泪,让这短短的千米路程也堪比漫漫长征路,实在是遭了一份大罪。 “呦,陈大圣人,你这是怎么了,昨晚被人那个了不成?”陈兴刚到酒店门口,避开了阳光直射的地方,就准备先站着休息一下再上楼去,心想虽然聚会的地点是五楼,但好在酒店内电梯方便得很,也不用再受什么罪,先歇歇再上去,蓦的,就听到后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对于这个带着点沙沙嗓音的男声,陈兴是再熟悉不过,转头看着来人,笑骂道,“滚。”

  来的人是陈兴的大学同学黄明,跟陈兴一样也都是海城人,今天这同学聚会就是黄明给他打电话要求他一定要过来,不然就要到他家去劫人了,陈兴这宅男也才会破天荒的出门来。

  “唉,我是说真的的,你要是没被人那个,这走路怎么都不方便了?”黄明仍是一脸贱笑,他刚才停好车下来就看到陈兴走路别别扭扭的往酒店门口走来,两人关系熟稔的很,开起玩笑来也就无所顾忌。

  “我看是你昨晚床上运动做的太多了吧,走路都要飘起来了,可得稳着点哈,别待会一脚踩虚了,摔个狗吃屎。”陈兴不甘示弱的回击,两人以前在大学,走在路上要是看到某某女的走路有点不太自然,就会恶趣味十足的猜测对方是不是昨晚刚被人那啥了,是以刚才黄明一说他那个,大意其实就是跟女的被人那个差不多,陈兴平常也不是喜欢跟人说这种粗俗笑话的人,但跟黄明碰到一起,却是不免斗嘴一番。

  两人笑笑闹闹的一起走进酒店,顺道说起了待会的聚会,黄明开玩笑似的跟陈兴唠嗑道,“你和费仁两个同批进的政府机关,瞧瞧人家现在都已经是地税局的实权正科了,你还是个放屁都不响的副主任科员,啥时候才能熬出头,让兄弟也跟着风光起来啊。”

  “哎,官场难,难于上青天,你以为哥们不想上进啊,奈何有心无力,只能原地蹉跎。”陈兴叹了口气,不进官场,就不知道官场的艰难,像他这般没有关系的人想要上进,实在是太难,太难了。

  在一次次的满怀期望,充满希翼的想着会受到上司的赏识、提拔,但结果却是一次次的失望后,说句没志气的话,陈兴对现在的情况已经算是满足了,能够被提拔为副主任科员,至少比那些干了一辈子科员的人幸运多了,虽然这个副主任科员没啥实权,但好歹也是个副科的待遇,陈兴在一次次的灰心之后,对这个现状也只能无奈的接受了。

  “我说老陈,别介啊,瞧兄弟跟你开个玩笑,你就这般垂头丧气了,这可不像以前雄心勃勃的你啊。”感受到陈兴失落的情绪,黄明赶忙出言安慰,“那个费仁不就是投胎了个好家庭,有个好父亲吗, 要我说,就他那个水平连公务员考试都过不去,家里有人做官就是好,就他那废材,不知道考试怎么蒙过去的不说,才几年不到,就成了科长了,他现在的这些都不是靠他的真才实学打拼来的,完全是靠家里的关系混出来的,你也不用羡慕人家,好好干自己的就行,兄弟可是很好看你的,相信你总有一飞冲天的时候,到时候可别忘了哥们这个跟你共患难的兄弟就成,嘿嘿。”

  第四章聚会(上)

  为了能让陈兴转移注意力,黄明说着还发出自己独有的贱笑,陈兴心知黄明是为了让自己高兴才这样,这一两年来他其实早也习惯了目前这种现状,说句不中听的,即便是能受到上司提拔、赏识,他在政研室这种清水衙门也没什么前途,就算是政研室的一把手苏立群,虽然也是堂堂的正处级干部,跟地税、财政等行局的一把手级别相同,但论地位,论权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他将来就是走了狗屎运被他混上了政研室一把手,那同样是没啥前程,无非就是享受个处级干部的工资、福利待遇。或许是因为早就习惯了这种状态,亦或者对自身的前景早已经没有了热切而又不理性的期望,陈兴失落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就跟黄明继续有说有笑起来,“你也不要小看费仁,他以前是不学无术,但搞人际关系却是挺有一套,能当上正科,除了要靠他父亲的关系,跟他自己的努力也分不开,不然关系再硬,他自己把人都得罪光了也没用。”

  “啧,他就擅长吃喝玩乐那一套,又不缺钱,请人吃吃喝喝的,再加上一张嘴能说,能搞不好人际关系嘛。”黄明砸吧着嘴说道,虽然没有否认陈兴对费仁肯定的一面,但语气仍是不太友好。

  “呵呵,这种话也就咱们私下可以说说,待会你可别满嘴放炮。”陈兴善意的提醒道。

  “这点你放心,你看我像是那么没轻重的人嘛,待会碰面,该说笑还是说笑,我没事得罪他干嘛呢。”黄明点头道,他大学出来就自己开店做生意,早已体会到了世事的艰辛,想要办点什么事都不容易,这些政府的官员特别是像费仁这种有点权力的更是得罪不得,否则他们都不用干嘛,只需动动一张嘴,就能折磨得人下跪求饶。

  电梯‘哐当’一声停了下来,已经到了5楼,电梯门一打开就看到了‘几几届某某班同学聚会’的大红字幅摆在了对面,醒目而惹眼。

  “这次的组织者是费仁,听说他包下了整个酒店的一层,来之前还以为是别人夸大了,看样子是真的了。”黄明转头朝四处看了看,这一层看到的都是熟悉的大学面孔,除了酒店的服务员外就没看到其他人等,不由得相信了之前所听到的话,想想这还是四星级的酒店,不免心生感慨,“人家这真的是钱多得烫手了。”

  陈兴拍了拍黄明的肩膀,没说什么,两人一起朝大厅走去,看到大部分同学都已经到了,费仁更是早被一群同学簇拥在中间,跟众人说说笑笑的不知道在谈论些什么内容,一脸春风得意。

  “呀,我们班的陈大才子来了。”眼尖的费仁一下子就看到陈兴跟黄明两人,笑着朝两人招手。

  陈兴和黄明互相对视了一眼,都看到对方的不大情愿,但同学一场,也不好拨了对方的面子,只好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陈兴同学现在可是市委有名的笔杆子,听说发表了不少大文章呢。”费仁笑着给众人介绍,引得大家一片哦哦啊啊的惊叹声,不时有人朝陈兴竖着拇指说着厉害之类的话,但很明显,大家并没有人因此而围拢过来,仍是继续围聚在费仁身边。

  陈兴不动声色的瞅了费仁一眼,能看到费仁眼里的得意之色一闪而过,他心里未尝不知费仁这是借他抬升自己的面子,但他也没有办法,以前在学校,不论哪一方面的才能费仁都比不过他,在同学中的号召力乃至受欢迎度都不如他,但现在,这一切的一切早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成为过往云烟,现在的费仁,不论是权力、地位,还是在同学间的影响力早已经不是他可比,两人的身份已对调过来,而同学间虽然笑容依旧,热情不变,却让人感觉中间隔着一堵厚厚的城墙,让人逾越不过。

  默默的扫了眼以前熟悉的同学面孔,陈兴突然之间觉得有点陌生,那些曾经青涩的、单纯的、时不时会有些幼稚甚至可爱幻想的同学面孔早已经被一张张成熟的、社会化的脸谱所代替,每一个人的容颜或许都因为沧桑的岁月而经过了些许的改变,但唯有一点却是大家所共同的:岁月无一不在每个人的脸上留下了相同的痕迹。

  陈兴站在费仁旁边说了几句奉承话便笑着离开,说要找其他同学聊聊,跟黄明一起走出扎堆在费仁旁边的一群同学,还能看到偌大的一个酒店大厅里还有三三两两的同学各自聚成了一群在聊,都是些大学形成的小圈子,在聚会上,这些人也就互相显得亲切一些。“看到了没有,何丽在那边呢。”黄明突然暧昧的朝陈兴眨了眨眼睛。

  第五章聚会(中)

  顺着其眼光看过去,便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穿着黑色连体短裙的漂亮女子正跟几个女生在大厅的一角闲聊,不时捂着嘴笑的花枝乱颤,那美妙的身段更是凸显无疑。

  “怎么,又勾起了你的色心了?”陈兴笑着调侃黄明。

  “哼,别把自己装的跟个圣人似的哈,要是那个何丽主动朝你靠过来,我看你也拒绝不了。”黄明说着颇为鄙夷的看了陈兴一眼。

  “那可不一定,我可没像你那般精虫上脑。”陈兴笑着回了一句,说实话,眼前的何丽漂亮是漂亮,但他还真没有多大的兴趣,以前这何丽在大学时就是班花,追求的人不少,但风评却是不怎么滴,不仅男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更为离谱的是,好像还跟班主任有那么点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而且还被班上的人亲眼所见,严重的是,见到的还不只是一两次,对于这样一个女的,陈兴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简直是跟她格格不入,发生交集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人家怎么选择过自己的生活是她自己的权利,我们来个假设,比如说你不认识她,有这样一个漂亮的女生主动要跟你发生点啥,你敢说你会没反应?”黄明笑着质问陈兴,把声音压得低低的,好在两人周围也没人,不然如此这般谈论同学实在是不怎么好。

  “你这个假设不成立,所以这个问题没有答案。”陈兴笑着岔开话题,“好了,咱俩就别再窃窃私语了,搞得跟特务似的,你瞧,那个何丽已经走过来了。”

  “你这是心虚不敢回答了。”黄明得意的笑道,以为陈兴是心虚不敢回答了,正待继续说啥,才发现何丽真的走过来,忙止住话题,笑着转头招呼。

  陈兴亦是笑着跟何丽颔首致意,看着娇俏动人的何丽,陈兴此刻真有点心虚,对方纵然是以前在学校就名声不堪,但假若何丽主动来撩拨他的话,陈兴还真没有把握自己会不会视而不见。

  “大家都在一个城市,不过要见你们一面可真不容易。”何丽的脸上绽放出了美丽的笑容,唇红齿白,娇艳欲滴,更是为其增添了几分魅力。

  “不是我们不跟你联系,我们可是怕你老公误会。”黄明笑着打哈哈,他们都是海城本地人,大学又是在海城读的,而当时他们那一班中,海城人也占据了大多数,按理说这样的情况下,大家应该是再熟悉不过,毕业后也应该会经常联系,但事实却是相反,自毕业了以后大家都很少往来,基本上也是不大见面,大家都各忙各的,每个人都要为生活忙碌,踏出社会也才知道生活的艰辛,谁还能有那个闲工夫去经常找同学喝茶聊天的。

  除了是大学本来就是关系极好的朋友,否则都不怎么联系,至于何丽,大学毕业后,工作了两年就找了一个有钱的老公嫁了,这一点他们倒是都知道,婚礼也去参加了,毕竟都是同学,还在一个城市,婚礼要是不出席那怎么也说不过去。

  第六章聚会(下)

  三人成了一个小集体站在一起聊天,黄明的一张嘴巴颇能讲,满地跑火车的逗得何丽哈哈大笑,陈兴则是不时的插嘴几句,目光敏锐的他发现何丽的眼睛似乎会时不时特意的往他身上飘过,那潜藏的目光深处仿佛蕴含着熊熊烈火,想把人融化了一般,让他又是心悸又是疑惑。3点整一到,费仁这个同学会的组织者就站到了台上开始一番气势昂扬的演讲,什么几年过去了,今天大家难得又都聚在了一起,要珍惜这难得的时光之类的话,讲的是唾沫横飞。

  “今天的人好像来的很全呀。”陈兴转头扫了整个大厅一圈。

  “我们的费大科长提前包好了酒店客房为那些外省的同学准备着,这么热情款款的,你说同学们能不来嘛,就是家在外省的也提前一天就过来了。”何丽看了陈兴一眼,笑靥如花。

  看着何丽的笑脸,陈兴的感觉就越发的强烈,忙不迭的转头不与其对视,心里却是越发的奇怪,怎么觉得这何丽今天看他的眼光有点不对劲啊。

  “瞧费仁的演讲,倒是挺像个领导做派的嘛。”黄明笑着暗讽了一句,相对于他与陈兴的关系来说,这里还有一个外人何丽,他说话也就有所顾忌。

  “人家本来就是地税局的科长,怎么说也算是一个官,说是领导也没什么错。”何丽笑着瞅了黄明一眼,眼神扫了扫陈兴,知道陈兴现在好像混的不太如意,也没多说什么,免得刺激了同学的神经。

  费仁一番激 情四溢的演讲过后,博得了下面的阵阵掌声,不管这掌声有几分真诚,但不能否认的是,这掌声是热烈的,本地的同学知道费仁是地税局的科长,对于多半只是平头老百姓的大家来说,费仁是地位显赫的,其权势是彪炳的,何况大家都知道费仁还有个好父亲,每个人都排除不了将来是不是有求到其的一天,谁都希望能尽量跟费仁打好关系,至于外地的同学,昨天提前过来就被费仁安排住在了这四星级的酒店,接受了费仁如此热情周到的款待,掌声不热烈点就仿佛是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似地。

  费仁满足了自己一番作秀的心态后,便热情的招呼大家一起去唱歌。

  其实所谓的同学聚会,无非就是大家聚在一起聊聊天,回忆一下大学的美好时光,再感慨几声踏出学校后的不易与艰辛,然后大家一起忆苦思甜,又或者伤春悲秋,至于玩不玩,又或者玩什么都已经成了其次,关键是要有人组织,大家又都能抽出空来,再加上有这么一个场合让大家聚在一起就够了。

  经过了一个下午声嘶力竭的唱歌后,大家的肚子早已经饿得咕咕乱叫,有唱歌唱累的,有聊天聊累的……晚上吃饭的时候,每个人的食欲都能让人大吃一惊,虽说没人风卷残云般的吃着食物,却是和风细雨的将桌上的食物慢慢的吃的一干二净,到最后,众人看到各自的桌上都被吃的一干二净时,互相都笑了起来。

  费仁不时的以主人翁的姿态到各桌去敬着酒,才毕业五年,他就成了地税局的实权科长,在这一帮子同学当中,他混的算是出类拔萃的,尽管他大学期间表现实在是不怎么好。

  对于他的敬酒,以前在大学一些看不起他的同学如今却是要以一种仰望甚至是谦恭的态度去回敬,让人唏嘘不已。

  陈兴宛若一名旁观者一般观察着每个人的神态表情,对于同学间的这种变化,他内心亦是百感交集,踏入了社会,接受了社会这所大学的再教育,每个人都变得不再单纯起来,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的锋芒早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被磨去棱角的世故圆滑。

  第七章送你回家

  晚宴过后,按照原先定好的计划是要出去夜游海城的,但有些人下午唱歌唱累了,晚上酒又喝的不少,就建议取消计划,让众人各自休息算了,明早那些从省外过来的同学可都还是要赶回去的。费仁自己酒也喝的不少,头都有点眩晕,象征性的征求了下众人的意见,见大家都同意休息,也就答应了下来,一场难得聚在一起的同学聚会就这样徐徐步入了尾声。

  陈兴自己一人慢悠悠的从酒店出来,刚才黄明酒喝高了,今晚想要直接留在酒店休息,陈兴将其扶进了客房就自己出来了,比起四星级酒店那舒适的客房来说,他还是觉得自己的狗窝好像会更舒服一点。

  走了小一百米, 陈兴才发觉自己的脚仍在隐隐作疼,心知是下午被踩那一脚的缘故,看了看前面的路程,犹豫着要不要花点钱,打车回去算了。
  “陈兴,上来。”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唯漫小说] 回复数字415,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正在陈兴犹豫间,后面一道刺眼的灯光直射过来,紧接着一辆崭新的白色宝马停在了陈兴跟前。定了定神往里看,陈兴才发现是何丽,略显昏暗的车厢,将对方漂亮的脸部轮廓更加清晰的勾勒出来,让人忍不住想多看几眼。

  “还愣着干什么,送你回家啊。”何丽轻启红唇,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陈兴一时有点迟疑,跟何丽平常并没有什么往来,对方的突然热情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怎么,怕我吃了你不成?”看到陈兴的迟疑,何丽咯咯笑道,一双本就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更是发出莫名的光辉,刚才也喝了点酒的陈兴却是注意不到。

  “算了, 人家一个女的这么热情款款的要送自己回家,自己一个大男人还婆婆妈妈的干嘛。”陈兴在心里对自己说了一句,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里弥漫着淡淡的女子特有的香味,陈兴刚一坐进去,就感觉到一股清香扑鼻而入,直入心肺,眼神瞥到何丽那双修长圆润的美腿,心脏更是不争气跳动了几下,赶紧深吸了一口气,眼睛直视着前方,让自己静下心来。

  车子缓缓的开上了车道,空旷的车厢内除了优雅的轻音乐,显得格外的宁静,陈兴此刻才发觉跟这位四年的大学同窗实在是没有什么共同语言。

  “你刚才喝了不少酒,现在开车没问题吧?”不想让气氛太过于寂静,陈兴主动寻找着话题。

  “你这是小瞧我的酒量了,平常比这喝的再多,我还是照样自己开车回去。”

  “哦,就不怕遇到交警?”

  “遇到了又能怎么样,找点关系罚点钱不就万事大吉了。”何丽轻笑着看了陈兴一眼。陈兴知道自己这个问题确实问的太幼稚了,酒后驾车虽然抓得严,但对于少部分有关系的人来说,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唯漫小说] 回复数字415,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这些规章制度等同于形同虚设,何丽那一眼却是笑他是体制内的人,竟然还问那么幼稚的问题。“不管怎么样,酒后还是少开车,就算是不为了他人的生命财产着想,也得为自己着想一下。”出于同学之间的友谊,陈兴善意的提醒道。

  “放心,我还年轻,还有大把的青春没有享受,我比谁都更珍惜自己的性命。”何丽笑着应了一句,目不转睛的直视着前方的道路,此时已经到了一个交叉路口,何丽也没问陈兴的家是要哪个方向走,直接打了个方向盘就径直朝一个路口拐了过去。


[ 此貼被半俗不雅在2018-09-21 18:23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