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神根 (01~04 完) 作者:hui329

神根 (01~04 完) 作者:hui329
一、柳郎中的心病

  北國風光,千裏冰封。

  太陽已露出半邊,卻無礙積雪遍地,冰淩滿樹。

  柳翰文走在路上,腳下積雪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心情舒暢地哼起了
二人轉。

  柳家是幾輩子的懸壺世家,據說祖上還是禦醫,柳翰文自己也不曉得真假,
不過既然一代代人都這麽說,他自己也信了,何況柳家的醫術卻有獨到之處,
藥到病除,也不算扒瞎,難道那幫跳大神的還真是半仙不成。

  現在是康德五年的二月,日本人正在關内打仗,國民政府節節敗退,連南
京都丢了,屯子裏三不五時就有保長敲鑼打鼓地慶賀一番,柳郎中作爲讀書人,
經常要被請去念告示的。

  大金溝地處偏遠,感受不到太多改朝換代的變化,隻是去鎮上的時候,聽
跑單幫的人說,現在管得嚴了,日子越來越不好混,還是張大帥在位的時候好,
只要敢闖敢拼,遍地黃金,通常說到此處,就會罵幾聲敗家小六子。

  柳翰文不太願意操心這些,他是憑本事吃飯的讀書人,穿長袍的人物,張
家父子也好,滿洲國也罷,便是日本人難道還有不得病的,總得需要郎中不是。

  就比如現在,昨天鎮上一個大戶人家請他去看病,不過是頭疼腦熱的小毛
病,爲啥隔着四十裏路非請他過去,還不是他柳翰文隔着門縫吹喇叭——名聲
在外。

  柳翰文想着這些,心中得意,那大戶非要請他吃飯留宿,拗不過去,胡吃
海塞了一頓,想着家裏放心不下,晚上實在睡不着覺,偷摸出了鎮子,趕上了
夜路。

  想着家中的小媳婦,柳翰文忍不住雞兒梆硬,媳婦桂芝是鄰近屯子裏的一
枝花,櫻唇貝齒瓜子臉,身子高挑勻稱,誰能想到扒了衣服後的乳房飽滿挺拔,
常幹農活的肌膚緊繃富有彈性,柳翰文恨不得一天到晚膩在媳婦身上,自打娶
妻後,連出診的日子都少了。

  遠遠看見家門在望,柳郎中心頭火熱起來,腦子中已經出現把桂芝扒光,
壓在身下的情景了。

  蹑手蹑腳的進了院子,天色尚早,柳翰文想着媳婦應該還沒起,正好省了
脫衣服的功夫,柳郎中面上浮起了讀書人不該有的猥瑣笑意。

  才到門邊,忽聽到屋子裏傳來嗯嗯啊啊的一陣呻吟聲,和肉體撞擊的啪啪
聲。

  「這娘們在偷人!」柳翰文一股怒火直沖頂門,想要一腳把門踹開,又怕
驚走了奸夫,盡量輕手輕腳地開了門。

  裏間聲音越來越清晰,柳翰文強忍着憤怒,撩開藍布門簾,見炕上一具鐵
塔般的健壯身軀正壓在赤裸的桂芝身上,瘋狂聳動。

  桂芝如同水草般美麗的長發搭在炕沿左右晃動着,雪白的乳房上紅痕遍布,
一個光亮的大腦袋正埋在中間啃咬着,兩條修長結實的大腿随着男人健壯的腰
身聳動輕輕顫抖。

  「啊——」桂芝仿佛從喉嚨深處發出的一聲長長呻吟,兩條筆直的大腿抻
直蹬向了屋頂,連秀美的腳掌與腳趾都繃緊成一條直線。

  柳翰文知道妻子美了一次,熟悉妻子身體的他知道每當這個時候,妻子緊
窄的小穴内所有嫩肉都會緊緊收縮,那股子酣美勁能讓人恨不得将身子都揉進
肥美的屄穴裏。

  桂芝身上的男人停住了身子,似乎也在享受那一陣陣緊縮帶來的快感,當
妻子白嫩的身子震顫停止後,又開始進一步挺動。

  「求你了,我真不成了,從昨夜到現在,你整個不停,我真受不了,我男
人快回來啦,撞見咋整?」桂芝的臉上紅潮未退,開口求饒。

  媽的,從昨夜幹到現在,這奸夫是犯色痨了,老子在外面掙錢養家,你個
娘們竟然偷漢子,柳翰文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從竈台上抄起菜刀,但沒
有立刻沖進去,他要看清奸夫的臉。

  「放心吧,你男人被請到鎮子上瞧病了,我讓那家朋友留他過夜,就算一
早往回趕,也得過晌午才能回來。」奸夫啃咬着豐碩挺拔的奶子,含糊不清說
道。

  怎麽,昨天那家大戶請自己看病是他安排的,柳翰文知道那大戶的勢力,
據說兒子還在縣裏當差,竟肯聽這人的話,這奸夫到底是誰。

  桂芝在男人的撞擊下再度呻吟起來,聲音帶着顫抖:「那你……你體諒一
下我……我真不成了,還得下地幹活呢……」

  「好吧,再爽一次就放過你。」男人的腦袋從雪白結實的胸脯中擡起,柳
翰文終于看清了男人的臉。

  王大頂!男人是屯子裏最大的地主王家的大少爺,柳翰文有些猶豫了,不
是不想殺他,而是沒把握殺得掉。

  柳翰文沒有佃王家的地,不妨礙平日見面稱一聲少東家,其實柳郎中打心
裏瞧不起這位敗家子,傻不拉幾的,不過生得命好而已,王老爺年輕時走南闖
北,據說還到過哈爾濱,是見過世面的人物,把兒子送到縣裏洋學堂念書,可
這小子幾年前卻從縣裏跑了回來,說死也不回去,王老爺疼兒子,就由得他胡
鬧,王大頂整日無所事事,跟着家裏炮手學把式,練槍法,進山打獵,打熬筋
骨,二十郎當歲生得虎背熊腰,柳翰文這樣手無縛雞之力的,估計他一隻手能
打四五個。

  柳翰文琢磨着要不要進去搏一搏,忽聽到桂芝發出「嗚嗚」的痛苦聲音,
往裏看,王大頂那鐵塔般的身子已經站立起來,媳婦桂芝跪在炕上,賣力地含
着他那根烏黑發亮的粗長雞巴。

  同是男人,雖然柳翰文恨不得進去剮了王大頂,還是從心裏佩服那小子的
雞巴真他媽大,妻子用盡力氣不過才吞進去一半,已經可以看到喉嚨處的凸起,
還有一半在桂芝的手上不住套弄着。

  「噢……嗚嗚……」從妻子喉嚨深處艱難的發出呻吟,終于忍不住将那根
被她舔得發亮的肉棒吐了出來,如鴨蛋般的菇頭上挂着一根銀絲般的唾液。

  「不,不行了,憋死了,你這玩意兒咋長得,這麽大。」桂芝連連喘息,
高聳的胸脯起伏不定。

  王大頂此時應該憋得受不了,一把将桂芝摁倒在炕上,他自己跳下炕,站
在地上,一挺雞巴,一下捅了進去。

  桂芝嗷的一聲慘叫,身子無力地随着王大頂的抽送輕輕顫動。

  王大頂抽送得快速而有力,一對黝黑的卵子在桂芝結實彈性的屁股上一次
次撞擊,發出「啪啪」的聲音,柳翰文聽了都覺得屁股疼。

  玩弄了許久,王大頂猛地用雙手用力握住桂芝那晃動的雙乳,在上面拼命
地揉搓着,力氣很大,從他握住的指縫之間,乳肉從裏面被擠了出來。

  桂芝雪白的乳房已經被他弄得布滿了紅印,不知是痛是爽,鼻腔内發出陣
陣的呻吟。

  突然地,王大頂将桂芝的腰擡了起來,緊緊掐住柔軟的腰肢,狠命地把雞
巴急速不停地抽插,力量大得驚人,每一次插幹,都幾乎把整個肉棍子完全地
頂到桂芝身體裏面,甚至連睾丸都幾乎塞了進去。

  「啊……啊……你這是要肏死我……要了命了……」桂芝開始大聲呻吟,
無意識地浪叫。

  桂芝的叫聲好像給王大頂鼓足了勁,肉體開始碰撞的愈來愈激烈。

  結實的土炕被二人的撞擊發出「咚咚」的聲音,柳翰文都擔心自家炕頭會
突然塌掉。

  「咕叽咕叽」的水聲從二人性器交合部位發出,桂芝身子開始抽搐,叫聲
也越來越大。

  「啊……幹死我……死了……你太厲害……」

  雖然怒火中燒,柳翰文聽得二人辦事身子也不由得開始發熱。

  王大頂此時更是買力地狠幹,不停地把肉棒在桂芝的肉洞裏來回抽送,大
量的淫水和汗液把炕上被褥弄得濕攤了好大一片。

  「我來了……來了……」

  桂芝雪白的身子開始劇烈顫抖,兩條大腿的肌肉卻緊緊地繃在一起,俏臉
上呈現出一種有些痛苦和掙紮的表情。

  柳翰文知道妻子的高潮是多麽強烈,整個屄穴連同裏面嫩肉會不停地收縮,
通常柳翰文會在這種收縮下丢盔卸甲。

  王大頂也被桂芝突如其來的高潮弄得渾身舒暢,他嘴裏發出老牛般的粗重
喘息聲,勉強又在捅了幾十下後,他全身抖了起來,抽搐了好幾下,然後一點
不漏地将大雞巴全部挺入桂芝的肉穴裏,牛蛋般圓圓的卵子也開始在收縮着,
一下下顫抖。

  随着卵子每次顫抖,桂芝的身子就随着抖動一下,連續十幾次抖動,桂芝
發出恍如重生般的呻吟:「爹啊,燙死我了。」

  這一生呻吟将柳翰文驚醒,馬上出了院子裝作剛回來的樣子,開籬笆門的
時候故意弄出很大聲響,果然,王大頂神色不自然的出了門。

  「柳郎中好啊。」王大頂比柳翰文高出一頭,即便是打招呼也是俯視,讓
柳翰文有種被人小瞧的感覺。

  「少東家,你咋來了?」柳翰文故作糊塗。

  「老爺子最近身體不好,想請郎中過去看看,誰想問了嫂子,你出診去了。」
王大頂打個哈哈道。

  「賤内在不是更好。」柳翰文還是忍不住來了一句。

  王大頂好像明白了什麽,沒再說話,呵呵一樂,自顧走了。

  進屋後,柳翰文看見桂芝衣衫不整,頭發也是剛梳的,對着他帶着讨好的
笑意:「當家的回來了,還沒吃吧,我給你做去。」

  「做什麽啊,砒霜麽?」柳翰文冷哼道。

  「當家的,你說這話啥意思?」桂芝慌張道。

  「啥意思你不知道,奸夫淫婦,讓老子當王八!」别看柳郎中打不過王大
頂,對付桂芝這樣的,手拿把攥,擡手就是一嘴巴。

  俏臉腫起來的桂芝一下就跪下了,「當家的,我也沒辦法……」

  「沒法子,他有錢,他雞巴大,把你整美了是不是?」柳翰文一腳将媳婦
踢開,難得說了平時不屑說的髒話。

  桂芝可憐兮兮地爬了起來,抱住男人大腿,「不是的,他說要是不給他幹,
他就讓胡子弄死你啊,當家的,我是擔心你。」

  「去你媽的,騙鬼去吧。」柳翰文抽腿抽不出來,用手掰媳婦的手腕。

  「嗯……」摸了媳婦的雪白腕子,柳翰文覺察不對,「喜脈?你有了?」

  桂芝嗫喏道:「兩個月沒來了,我也不知道……」

  「說,是不是王大頂那敗家子的?」柳翰文一直沒個骨血,媳婦懷孕本該
高興,卻趕上知道這麽個事。

  「我……我也不知道。」桂芝哇地哭了出來。

  幾個月前,桂芝在河邊洗衣服,正逢上打獵歸來的王大頂,那小子看見桂
芝長得标緻,興緻一起,就在河邊把她給幹了,明擺着告訴她,乖乖聽話,兩
個人就是露水夫妻,要是敢聲張出去,先滅了她男人,再把她搶回去折騰。

  就這樣,二人經常在柳翰文不在的時候胡天胡地,可柳翰文在的日子哪天
也沒閑着,桂芝發現紅潮不至,自己也弄不清是誰的,沒敢告訴丈夫。

  柳翰文心中爲難起來,要是王大頂的孽種,一碗湯藥下去,保證打掉,可
萬一打掉的是自己骨血,豈不是賠了媳婦又折孩子,怎麽對得起祖宗,兩口子
一合計,先把孩子生出來吧,要是生的像柳翰文還好,要是長得有半點大腦袋
的模樣,直接扔雪地裏喂狼去。

  主意打定了,柳翰文心中的疙瘩可一直沒下去,憑啥媳婦白白被人睡了,
自己還半點報複都做不得,一晃幾個月,柳郎中就想着怎麽收拾王大頂,主意
沒想到,自己倒上了不少火,嘴上燎起了一串水泡。

  正當柳郎中琢磨怎麽給大腦袋的王大頂找麻煩時,麻煩卻突然找上了他。

  
                      二、鈴木謙三的隐疾

  一對荷槍實彈的日本兵突然闖進了大金溝,指名道姓地抓走了上火的柳翰
文,被抓的時候柳翰文就一個念頭,他媽狗日的王大頂先動手了……

  柳翰文被一直押解到了縣城守備隊,柳郎中心中七上八下,他聽鎮上人說
過日本人殺人不眨眼,安個罪名就殺頭,連吃大米都是經濟罪,要是被按個抗
聯的名頭,他全家都保不住啊。

  進了守備隊後的處境比預想的要好,柳翰文沒有被扔進監獄,而是進了一
間辦公室,日本兵還給他倒了杯水,不過這并沒有打消柳郎中的疑慮,當聽到
屋外皮靴響動時,他幾乎一下跳了起來。

  一個日本軍官走了進來,三十不到的年紀,個子不高卻很結實,留着日本
人常見的仁丹胡,兩只小眼睛兇光四射。

  「你的,神醫柳翰文?」軍官懂得中文,只是有些生硬。

  「太君,學生正是柳翰文。」柳翰文弓着腰回答。

  「柳桑,你好,抱歉驚擾到您了。」日本軍官突然來了個九十度的鞠躬。

  「哎呀太君,這如何使得。」柳翰文驚得扶又不敢,只得也來了個長揖到
地,作爲回禮。

  日本人取出一個小木盒,雙手遞上,「柳桑,請您一定收下。」

  「這,這是……」柳翰文遲疑地打開木盒,明晃晃地耀眼,竟是三根金條。

  别看大金溝叫個「金溝」的名字,實際上礦脈早絕了,柳翰文這輩子連銀
元見得都少,何況真金了。

  「太君,這太貴重了,學生不敢收。」柳翰文連連搖手,不是不愛錢,是
怕這錢燙手。

  「這是診金,請治好我的病。」日本人一臉誠懇,眼神中全是冀望。

  聽到是治病,柳翰文心放下了一半,「太君,您說說是什麽病啊?」

  日本人有些爲難,還是請柳翰文坐下,說起了自己的病情。

  日本軍官叫鈴木謙三,大阪人,家裏是做小生意的行商,從記事起父親就
不常在家,隻有母親辛苦操持家務,小時候的記憶裏,經常在夢間醒來,聽到
母親如同病人一樣的呻吟呢喃,棉被下的身子如蛇樣的扭動,當他擔心母親出
聲詢問時,母親隻是告訴他身體不舒服,天亮就好了。

  在這樣朦朦胧胧的記憶裏,鈴木謙三漸漸長大,母親看他的眼神漸漸有了
些變化。

  當鈴木謙三升入國中那一天,母親很高興,特意準許他可以喝清酒,醇酒
醉人,迷迷糊糊地母親又像往常一樣爲他洗澡,擦身的過程中,母親尤爲關注
他的肉棒,洗得非常認真。

  鈴木謙三噴着酒氣,看着同樣赤裸的母親雪白的肉體,心頭中有些念頭晃
動。

  「媽媽,我來爲你搓背吧。」鈴木謙三突然說。

  「好啊。」母親一笑,坐在杌子上,将雪白的背部沖着鈴木謙三。

  鈴木拿着手巾,輕輕擦拭着母親的肩頸,漸漸從腋下穿過,到了那對柔軟
的乳房上,隔着薄薄的手絹,鈴木手中的觸感很強烈,溫暖富有彈性,他不由
自主地加大了力道,從擦拭變成了揉動,母親的乳房随着他的手不住地變幻形
狀。

  母親鼻子裏發出了呻吟聲,這聲音他很熟悉,從小到大不知聽了多少遍,
手上更加用力。

  正自沉醉間,鈴木的手突然被母親抓住了,鈴木以爲母親要阻止他,心中
有些遺憾。

  沒想到,母親将他手中的手巾扯掉了,右手在母親飽滿的乳房間再沒有阻
礙,母親按着他的手教導鈴木如何揉動,「對,力氣再大些,好,就這樣……」

  母親的呻吟聲漸漸大了起來,鈴木鼓足勇氣,将另一隻手也探到母親胸前,
兩隻手同時畫着圓圈般的揉動,鼻孔噴出的熱氣也越來越粗重。

  母親将手後探,握住了兒子那根早已翹起的肉棒,套動由輕到重,速度也
越來越快,甚至讓鈴木疼出了聲。

  母親卻不再管這些,轉過身一把将兒子推到,蹲跨在鈴木身上,扶住那根
晃動不已的肉棒,大力往下一坐。

  「啊——」母子同時發出叫聲。

  鈴木覺得肉棒進入了一處溫暖濕潤的空間,層層包裹纏繞讓他說不出的舒
服。

  母親的眼角似乎滲出了淚水,「太好了,謙三,你長大了,和你父親一樣,
啊……」

  母親的呻吟讓鈴木充滿了力量,本能地将肉棒挺入得更加深入。

  「好……好極了……我的謙三真能幹……」母親的腰肢開始扭動,圓滾滾
的臀部在鈴木謙三的雙腿間左搖右擺,前挺後聳,一對豐滿的乳房不住跳動。

  「媽媽……我好舒服,啊……」鈴木謙三也無意識地喊叫,伸出手去抓住
正在跳動的乳房,拼命揉搓。

  母親摁住鈴木的胸膛,雪白的大屁股瘋狂地一陣篩動,「我的心肝……我
的好孩子……你……太長,太粗、太壯……了,你插在媽媽子宮裏……喔……
頂得好,……要頂死……我了……」

  一陣狼嚎般的吼叫,母親蹲套得更加快速,身子輕輕顫抖,肥大的臀部與
鈴木的大腿根瘋狂撞擊,聲音如同耳光般響亮。

  鈴木覺得自己的肉棒也越來越脹大,有種要爆發的感覺,拼命挺動下身,
想緩解這種感受,就在他逐漸熟悉如何使力的時候,發現房内氣氛有些不對,
母親停止了扭動,怔怔地看着門口。

  躺在地闆上的鈴木謙三艱難地扭過頭去,發現離家的父親鈴木久造不知何
時站在門口,巨大的驚恐讓鈴木謙三下身一下子失去了感覺。

  鈴木久造的面上先是驚訝,随即暴怒,抄起了一根木棍,劈頭蓋臉地向母
子二人打去。

  「不要,爸爸,我錯了!」鈴木謙三哀嚎着躲避木棍。

  母親這時發揮出了母愛的偉大,不顧赤裸的身體挨了多少次重擊,緊緊抱
住鈴木久造的大腿,對着兒子嘶喊着「快逃——」

  鈴木謙三抱着衣服跑出了家門,逃到了鄉間的叔叔家裏,一晃幾年,直到
得到了父親去世的消息,才趕回了家。

  幾年的時間,母親憔悴了許多,見到兒子回來很高興,那一夜,再無顧忌
的母子又睡到了一起,小鈴木很興奮,兩個人如同柔道國手一般糾纏在一起,
鈴木對着母親從頭到尾的親吻,可是下身卻沒有半點反應。

  無論母親舔、吮、裹、咬,使出各種手段,鈴木的命根子一直軟塌塌得無
精打采,徹底喪失希望的母親嘤嘤哭泣。

  第二天,鈴木謙三離開了家,再也沒有回來。

  不顧養育他的叔叔反對,鈴木謙三考入了陸軍士官學校,從軍入伍,随後
又派駐中國,成爲關東軍的一員,日中戰争全面爆發,他随同師團參與對國民
政府軍隊的作戰。

  無論是戰鬥中還是平時訓練,鈴木謙三表現出來的殘忍果決讓同袍及部下
膽寒,得到一個「鬼鈴木」的綽号。

  支那戰場上攻城略地,部下也曾抓過幾個女人孝敬鈴木,他來之不拒,部
下能聽到他房間内中國姑娘的慘嚎哀鳴,第二天擡出的通常是一具具冰冷的屍
體,下體血肉模糊,狼藉一片,那是被鈴木用軍刀刀柄創傷的痕迹。

  鈴木謙三不會放棄任何一個證明自己是真正大和男兒的機會,一次戰鬥後
抓了許多俘虜,鈴木滿意地欣賞着被串成一排蹒跚前行的隊伍,這是他又一次
英勇表現的傑作。

  一名負傷的中國士兵對着他吐了口唾沫,引起了他的興趣,鈴木讓人把他
叫了出來,摸着自己的仁丹胡,「支那軍人,你的不服氣?」

  「爺爺是被你們用毒氣俘虜的,服氣你姥姥。」中國士兵大罵。

  在關東軍的服役經曆,讓鈴木懂得中文,他沒有爲中國士兵的辱罵氣惱,
這是天照大神再次給了他當衆展現男人雄風的機會。

  他讓部下爲中國士兵松綁,在地上放了一大碗米飯和一罐牛肉罐頭,以及
一支上了刺刀退了子彈的步槍。

  中國士兵「呸」了一聲,一腳将飯和罐頭踢開,拎起了刺刀。

  「呦西。」鈴木謙三舉起軍刀,擺開架勢,對着中國軍人劈了過去。

  鈴木謙三雖然個頭較小,但身體靈活,軍校那幾年訓練也的确沒白費,中
國軍人又傷又餓,幾個照面被鈴木踢倒。

  鈴木獰笑着揮舞軍刀劈了下去,那名中國軍人應該會幾手莊稼把式,一個
掃腿,将得意忘形的鈴木絆倒,跳起身來舉起刺刀就往下刺。

  「砰」的一聲槍響,中國軍人中槍倒地。

  灰頭土臉的鈴木感覺受到了莫大的侮辱,舉刀劈死了那個救他一命的日軍
士兵。

  在随後的戰鬥中,鈴木謙三更加不要命,包括别人的,他這個瘋狂的作風
在日軍别的部隊或許會受到嘉獎,可他的部隊偏偏是大阪人組建的,鈴木這種
不拿人命當回事的戰鬥方式,在一向理性務實的第四師團中實在異類,借着他
一次負傷,一紙調令升職嘉獎,他再次回到中國東北,成爲了滿洲國濱江省一
個縣守備隊的少佐中隊長。

  盡管手握一縣之地的生殺大權,可鈴木謙三心中和身體的痛楚沒有絲毫減
少,一次偶然聽說了柳翰文這個禦醫世家的大名,他萌生了一絲希望。

  當然,鈴木心中的故事不會對柳翰文明講,他說了柳翰文也不敢聽,柳翰
文隻是聽了病情後又爲他把了脈,便陷入了沉思。

  「柳桑,我的病的,可以治?」鈴木謙三眼神熱切地盯着柳翰文。

  柳翰文此時心中已經打定了主意,故意拿捏道:「這個麽,不好辦……」

  「八嘎!」鈴木謙三霍地站了起來。

  「太君,太君,我還沒說完呢。」柳翰文吓了一跳,這小日本怎麽是個急
脾氣,江湖上的「先千後隆」對他們一點用沒有啊。

  「不好辦是因爲缺一味藥引。」柳翰文将鈴木謙三好不容易安撫下來。

  「什麽藥引?」鈴木追問。

  「太君的病是陽氣不足所緻,需要的藥引必然是陽氣十足,以形補形。」
柳翰文搖頭晃腦。

  在柳翰文的暗示下,鈴木謙三明白了他的意思,「好辦,監獄裏有許多犯
人。」

  「不可不可,尋常人物的陽根怎能入藥,必須要」神根「才可。」

  「什麽是神根?」鈴木此時被忽悠得一愣一愣。

  「神根者,神仙根也,造化弄人,天生萬物,有人的陽根是凡品,有的便
是神根,可謂萬中無一。」

  「那怎麽辦?」鈴木謙三再瘋狂,也沒有一個一個剁男人陽具的打算,何
況剁滿一萬個也未必找得着。

  「天佑太君,學生恰巧知道一人生此神物。」

  「什麽人,我立即去抓。」鈴木謙三激動起來。

  「這個人家裏有錢有勢,還和山上好幾個绺子有來往,太君要三思啊。」
柳翰文假意勸說。

  鈴木搖頭,「中國軍隊的,不行,土匪的,更不行。到底是誰?」

  「大金溝王家的少爺——王大頂。」柳翰文心中冷笑,王大頂,你的報應
來了。


                      三、王大頂的藥引

  大金溝王家的少爺王大頂是抗聯,這消息傳出來全縣的人都震驚了,這麽
個玩意都是抗聯,那天底下還誰不是抗聯。

  「媽拉巴子的,你們這幫鼈犢子玩意,抓錯人啦。」王大頂自打被抓進了
大牢,嘴就沒閑過,抓着欄杆破口大罵,嗓子也不幹。

  遠遠觀察着牢房的鈴木謙三有些懷疑,「這個人有神根?」

  「太君,人不可貌相,他那個牛子别提多尿性了,要不然能騷性地到處撩
騷,十裏八鄉地大姑娘小媳婦沒少被他糟蹋。」柳翰文害怕鈴木放人,添油加
醋地描述。

  柳翰文的話成功讓鈴木來了興趣,自己哪怕能達到一半這樣的能力也好啊。

  牢門打開,鈴木走了進來,王大頂蹭的一下站了起來,鐵塔般的健壯身軀
給了鈴木很不适應的壓迫感。

  「我的,大日本皇軍少佐,你是王大頂?」

  王大頂來了個充滿江湖氣的抱拳,「太君,我們老王家給滿洲國交糧當差
從沒含糊過,咋地就成了抗聯啦?」

  「這隻是一個小誤會。」鈴木擺了擺手,「調查清楚前,你可以在這裏爲
皇軍做事。」

  「做啥事啊?」王大頂納悶。

  鈴木給王大頂安排的差事是看守女牢房,看守的方式是直接把他也給扔了
進去,而且幾乎明擺着告訴王大頂,這些女人是抗聯,注定不會活着出獄了,
願意做些什麽就做些什麽。

  牢房内的七八個女人衣衫不整,頭發蓬亂,對突然出現的一個健壯男人充
滿了恐懼,聚集在一起,縮在牆角驚恐地看着王大頂。

  王大頂倒是安靜得很,将鋪蓋卷往地上一扔,躺在上面一會兒就打起了鼾,
讓躲在牢房外聽牆根的鈴木謙三空等了半宿。

  第二日,盯着黑眼圈的鈴木把王大頂喚了過來。

  「皇軍将那些女人交給你看管,你爲什麽不動她們?」

  王大頂梗着脖子說:「那些女人是皇軍交給我看着的,要是弄出個好歹,
咋對得起太君托付。」

  鈴木謙三弄不明白這小子是真傻還是忠心,皺着眉頭說:「今夜不用顧忌,
用你們的話說,肏死她們。」

  王大頂好像終于開竅了,「太君,中國女人我玩夠了,提不起興趣。」

  鈴木謙三喘了口粗氣,「我來安排。」

  夜裏,王大頂又被安排進了一間牢房,房裏有酒有肉,兩個穿着赤古裏的
朝鮮姑娘,一個穿着和服的日本女人,還有一個金發碧眼的白俄女人,這是鈴
木特意從哈爾濱弄來的,因爲不了解王大頂口味,能弄到的女人各國都預備下
了。

  兩個朝鮮小姑娘好像是姐妹,細眉細眼,可憐兮兮地抱在一起。

  那個老毛子女人最沒心沒肺,對着酒菜可勁兒猛造。

  這三個人都沒引起王大頂的注意,他一直看着那個日本女人,女人沒有像
朝鮮姐妹那樣露出恐懼,而是帶着一種鄙夷的神色看着他。

  王大頂一步就沖了過去,要去撕女人的和服,不料被女人一把推開,生硬
的中文喊道:「豬,支那豬,不要碰我。」

  這徹底将王大頂惹惱了,擡手一個耳光,他那蒲扇般的大手一下子将日本
女人抽懵了,暈暈沉沉間衣服被扒了下來。

  「媽拉巴子,裝什麽逼,裏面連褲絲都沒一條。」王大頂脫下衣服,露出
一身黑黝黝的腱子肉,和那根将盡一尺長的粗大雞巴。

  「啊——」那對朝鮮小姐妹吓得捂住了眼睛。

  王大頂根本沒有搭理她們,手扶肉棒,對着日本女人幹澀的肉穴一下挺了
進去,女人痛得渾身一顫,死命推打,卻無濟于事。

  王大頂沒有客氣,掄圓了巴掌,又是左右開弓四下,打得女人嗚嗚哭泣,
再也不敢反抗。

  王大頂這才抖擻精神,大拉猛頂,一口氣猛插五十多下,每一次都捅到花
心,向着子宮口挺進。

  日本女人的身體像麻花似地發瘋地扭動,陰戶随着肉棒的節拍,向上猛頂。

  「啊……啊……好……好狠……頂……頂得……再快……點……啊……好
熱……好硬……好長,插……插吧……」

  她僅懂的幾句中文,斷斷續續地喊了出來。

  「媽的,日本騷娘們,捅幾下就浪了。」王大頂下身的肉棒又加快了速度,
一連又是一百多下,直進直擊,急抽猛插,同時狠掐猛揉女人的乳房,在白皙
的皮膚上留下斑斑紅印。

  只聽到「啪,啪,啪」肉擊聲,在肉棒和陰戶的交接處陣陣響起,隻聽到
喘息聲伴随着女人的呻吟聲,震動着整個的房間,朝鮮姐妹捂住耳朵,身子瑟
瑟發抖。

  「啊……啊……喔……美……美……你……插死小穴了,對!好!啊……
用力……對……就是……那裏……喔……好癢,……癢得鑽心……再深點……
用力掘……哎啊……真好,爽死我了……」

  「唔……唔……嗚噢!……噢……噢……」日本女人瘋狂的浪叫,一聲高
似一聲,柔軟的腰肢死命的扭擺。

  只聽「啊」一聲尖銳的叫喊,日本女人搖動着長發,全身抽搐般地顫抖,
尿了王大頂一身,癱軟了下去。

  「日本娘們也不禁肏。」王大頂也沒有放過她的意思,将女人身體扳了過
來,将女人的屁股擡起,對準褐色的屁眼,下身用力,肏了進去。

  「不可以,求求你。」只見日本女人搖頭晃腦,痛得渾身發抖,「那裏不
可以。」

  「真他媽緊,這裏還是第一次。」王大頂邪笑,按住女人腰肢,一寸寸将
肉棒全部頂入。

  女人疼得出了一身冷汗,雙手緊緊抓住身下幹草,兩條白腿忍不住地抖動。

  王大頂慢慢動作,由開始的幹澀,到逐漸分泌的腸油潤滑,他的速度也開
始加快,小腹不停撞擊女人肉感的屁股,同時啃咬着女人肩頸,留下了一個個
深深的牙印。

  女人開始嘶喊,不是方才的舒暢,而是因痛楚發出嚎叫,王大頂仍是不留
情面地聳動,越來越重,越來越快,将女人肛門嫩肉都幹得翻轉出來。

  「弄死你,操你媽的,日本賤貨。」王大頂咬着牙,抱着日本女人的腰腹,
左右挑刺,橫沖直撞。

  日本女人終于受不了了,後庭的充脹飽滿,讓她無法承受,身子一陣痙攣,
暈了過去。

  王大頂又沖刺了幾百下,才将火熱的種子灑在女人直腸裏。

  看着男人呼呼地喘着粗氣,那對朝鮮姐妹似乎放下了心,沒想到王大頂從
日本女人身上站起時,那根粗大醜陋的肉棒又生龍活虎起來。

  王大頂拽起那個年紀小些的朝鮮女孩,幾下撕破了她的衣服。

  女孩很瘦弱,一對鴿乳王大頂幾乎一手就能攢在一起,「大哥,不要,求
求你。」女孩可憐巴巴地哀求。

  「閉嘴,高麗棒子,平日你們這些朝鮮二鬼子也沒少欺負中國爺們,今天
報應來了。」

  王大頂将女孩按在地上,大手從瘦弱的身軀上滑過,撥弄了幾下稀疏的陰
毛,分開那對細細的大腿,将他那棒槌般的肉棒頂到了女孩紅豔豔的洞口。

  「大哥,大哥,放了我妹妹,我可以的。」那個大點的朝鮮姑娘沖了過來,
抱住王大頂的大腿,自己脫了赤古裏布裙。

  看着這個女孩比身下的略微豐滿,王大頂猶豫了下,「好,可你要是整不
出來,我還肏你妹妹。」

  「可以的,可以的。」女孩翹着舌頭,連連點頭。

  王大頂坐在地上,「自己坐上來。」

  姐姐背對着王大頂,顫顫巍巍将自己嬌弱的陰部對準王大頂粗大的肉棒,
王大頂只能看到露出稀疏的毛尖的陰部緩緩将自己的雞巴慢慢吞噬,那股子緊
窄不是方才日本娘們能有的,如同一層層套子漸漸勒緊了肉棒,舒服得他哼哼
出聲。

  王大頂伸手将妹妹拽了過來,又掏又摸,惹得小姑娘一陣陣尖叫。

  正皺着眉頭下蹲的姐姐,聽到背後妹妹的尖叫,心中一驚,兩腿沒有繃住,
一下坐了下去。

  「呀——」姐姐皺緊眉頭,發出一陣輕呼。

  「快動,不然幹你妹子。」王大頂一邊用手揉着那對青澀的乳房,一邊用
嘴啃咬着少女稚嫩的陰部。

  火熱而粗壯的肉棒像燒紅的鐵棍一樣杵入了她的最深處,朝鮮女孩呼呼地
喘着氣,費力開始扭動身子。

  「嗚……嗚……」她輕輕地呻吟着,那根又粗又燙的棍子一下一下地頂入
她的深處,點觸她的敏感處,引得那淫水不住地往外流。

  王大頂可以清楚地看到女孩的陰部嫩肉被他粗長的肉棒帶動下進進出出,
欲念漸起,手上也加重了力氣,妹妹雪白的鴿乳被他捏得通紅。

  王大頂終于忍不住了,推開妹妹,坐了起來,隻是輕輕一拎,姐姐輕盈的
身軀便被他抱成了跪伏的姿勢,他身子向前猛地一挺,加快速度奸淫身下這個
朝鮮姑娘。

  這猛烈地沖擊,好像刺穿了姑娘的五髒六腑,「唔——」揚起脖子發出一
聲哀鳴,随後身子像一艘海中颠簸的小船,被王大頂掀起的大浪不住吹打,攻
擊,幹得她氣喘籲籲,精疲力盡,「我要死啦——求求你……」

  「大哥,饒了姐姐。」妹妹眼淚汪汪,撕扯着王大頂。

  看着身下的姐姐只是嗯嗯悶哼,王大頂将她往地上一推,一下将妹妹撲倒,
「饒了她,就饒不了你啦。」

  「不要,不要,大哥,求你,啊——」少女凄厲的一聲慘叫,随即嗚嗚哭
了起來。

  王大頂雙手架起瘦弱的雙腿,把暴脹的陽具插入了少女方才被她舔得濕淋
淋的屄穴中。

  「疼!」粗壯的陽具帶着熱力進入了自己的體内,女孩禁不住發出了一聲
呻吟,感覺身子都要被一分爲二。

  王大頂雙手揉捏着她沒有完全發育的乳房,屁股大幅度地前後運動,一下
下有力地把巨大肉棒插入少女的小屄中。

  「噢……唔……」女孩一雙大腿無力地分在兩邊,雪白的屁股在劇烈的沖
撞下輕顫着。

  王大頂伸出舌頭舔着少女的臉,啃着她的嘴,将女孩整個臉都弄得濕漉漉
的,分不清哪個是他的口水,哪片是她的淚水。

  下身的強烈疼痛讓少女覺得下體開始麻木,兩手抓緊了王大頂的脊背,劃
出了道道血痕。

  王大頂渾然不覺,少女冰涼的淫水随着他的抽送滴滴答答地淌下,濕了一
片乾草,滑膩而火熱的小穴令他快感倍升,他不由自主地加快了速度。

  忽然,他感到身下的少女一陣痙攣,好像有張小嘴一樣不停吮吸他的雞巴
頭子,強力的快感頓時傳遍了全身,他刹間停下了動作,喉嚨裏傳出低低的吼
聲。

  趴在少女身上喘了一會兒,再站起來他的雞巴又是搖頭晃腦。

  那個白俄女人已經酒足飯飽,瞪着眼睛瞧着他。

  王大頂沖老毛子娘們沖了過去,女人沒有跑,竟然也迎了過來,配合他脫
掉自己衣服,一把含住王大頂的雞巴就開始狂吮猛舔,舒服得王大頂直哼哼。

  白俄女人皮膚沒有東方女人的細膩,可是身材豐滿,幾乎和王大頂一樣身
高,那對又白又大的奶子怕得有二十幾斤,王大頂怎麽都握不住。

  王大頂順着女人雪白的後背下滑,一手都滑到了股溝裏,女人的屄毛竟然
也是淡金色的,茂盛地長滿了胯間,王大頂将手指伸進老毛子的屄穴,女人含
着他的肉棒「唔唔」了幾聲,沒有太大反應。

  王大頂又将拇指戳進了女人肛門,女人隻是晃了晃雪白的肥臀,還是沒有
太大動靜,這讓王大頂來了脾氣。

  直起腰來,抓住那頭長髮,把女人的嘴當成了屄穴,狠狠一陣肏弄。

  白俄女人嘴裏發出「咕噜咕噜」的聲音,兩手還有餘暇摸他的腚溝和卵子,
直到王大頂狠狠的一次盡根插入,女人才受不了,抓緊了王大頂的卵袋,強迫
他退了出來。

  随着肉棒從女人嘴裏拔出,嘩啦啦一大堆口水流淌出來,女人好像也被憋
得夠嗆。

  王大頂将女人撲倒,将那根粗大雞巴沒有一點前兆的捅進女人陰部,力氣
用得太大,差點連那對肉蛋都帶了進去。

  女人口中發出「嗬嗬」的叫聲,嘶喊着王大頂一點也聽不明白的鳥語,雙
手不斷地在王大頂的前胸後背,亂抓亂撓,一雙豐滿的白腿不停地蹬踢,活像
一隻發情的母狼發出了吓人的吼叫。

  王大頂雙手向下托住了豐滿的大白屁股,用力往上一攏,大肉棒使勁往下
一頂,連肉蛋都帶入了進去,又一用力,粗大的肉棒在屄穴裏開始轉磨。

  女人好似被巨大的快感感染,挺腰聳臀,迎合那根巨大肉棒,沒有一點不
適。

  「媽拉巴子,還是老毛子女人大屁股大胯的抗肏。」王大頂将女人雪白豐
滿的雙腿扛到肩上,雙手摁在兩個大肉球上來回揉動,腰身用力,連肉棒帶肉
蛋一下拔了出來,緊接着又是一陣直出直入,急抽猛插了五六百下。

  「喔——喔——」白俄娘們終于有些受不了了,眼冒金星,全身發抖。

  「他媽的,你再浪啊。」王大頂將女人翻了個身,白俄女人的腰身有些贅
肉,有些鬆耷,不過那雪白的大屁股卻很養眼。

  王大頂對準這外國娘們的屁眼,狠勁頂入。

  「嗷——」随着一陣狼嚎般的叫聲,兩具大汗淋漓的肉體又開始瘋狂扭動,
只聽到「茲咕!茲咕!」的抽插聲,隻聽到「啪,啪,啪」的拍擊聲,隻聽到
粗重的喘息聲,隻聽到野獸般的吼叫聲。

  每次撞擊,女人肥大的臀部都如同波浪般的一陣翻滾,王大頂興奮起來,
甩手開始「啪啪」地拍打起來,老毛子女人搖了搖屁股,抖動得更加激烈,渾
圓的屁股瘋狂的扇動起來,差點把王大頂頂翻。

  「媽的,老子可不丢這人。」王大頂掐住女人肉感的腰身,蹲成馬步,狠
頂猛抽。

  約莫糾纏了二十多分鍾,俄國女人終于敗下陣來,全身一陣哆嗦,身子軟
了下去。

  王大頂将女人翻到正面,跨在她胸前,将那根粗大雞巴夾在雪白的胸脯中,
又是一陣抽動。

  女人的胸部并不堅挺,但柔軟滑膩,雞巴裹在中間舒服得很,王大頂在女
人胸前縱橫馳騁,終于将一泡精液都噴在了俄國女人的臉上。

  老毛子女人無意識地舔了舔嘴唇,對臉上的髒東西擦都沒擦。

  朝鮮小姐妹抱在一起,低聲哭泣。

  日本女人還如同一灘爛泥,癱倒在草堆上。

  王大頂來到日本女人身前,一泡新鮮出爐的熱尿滋到了女人身上,女人身
子抖了抖,還沒有醒來。

  王大頂拿起桌上的一瓶伏特加,仰脖灌了一大口,「噗——」又吐了出來,
「一股子馬尿味,操,這到底是咋回事呀!」

  
                            四、結局

  觀摩了王大頂一夜的表現,鈴木謙三非常滿意,整日纏着柳翰文什麽時候
可以用藥,柳翰文開了個方子,讓他先按這個抓藥,随後提了個要求,他想見
見王大頂。

  王大頂還是被關在一間單人牢房裏,酒肉管夠,鈴木擔心他營養不足,神
根失了藥性。

  看到柳翰文,王大頂很驚訝,「柳郎中,你怎麽也進來了?」

  柳翰文微笑,他覺得這時候沒必要和王大頂計較什麽了,馬上要死的人,
還不是個全屍,連祖墳都進不去,下輩子投胎能不能做全乎人還不知道呢。

  「和你一樣。」柳翰文而今就當是貓戲耗子了。

  「哦?」王大頂有些意外,抱拳道:「沒想到柳郎中也是抗聯,失敬。」

  柳翰文笑了笑,「哪比得上少東家,蹲笆籬子還這般逍遙。」

  「操,别他媽提了,不知小日本安的啥鬼心眼子,酒肉管飽不說,還給女
人睡。」王大頂把嘴一撇,「開始讓我睡抗聯的女人,我操,抗聯的人沒見過,
但我佩服他們是漢子,幫狗吃食的事可不幹,找了個由頭要睡外國娘們,還真
給找了幾個。」

  柳翰文裝作驚訝,「還有這好事?」

  「日本人又不是彪子,幹啥又給酒肉又給娘們的,我尋思是不是要拿我做
啥實驗。」王大頂小聲說。

  「不會吧。」柳翰文有些心虛。

  「這幫爛屁眼子的不會有啥好心思。」王大頂往外看了看,「柳郎中,你
關在哪裏?」

  柳翰文随手指了指對面的房子,「那裏,咋地?」

  王大頂輕聲說:「老爺子讓人給傳話過來,五根大黃魚,請了金山好、蓋
遼東幾個绺子今晚劫大牢,做好準備,把你也帶出去。」

  柳翰文愣了,「少東家,這樣的事知道人越少越好,幹啥告訴我?」

  王大頂鄭重地行了個江湖禮,「桂芝的事是兄弟對不住,權當補償,再說
鄉裏鄉親一場,也不能見死不救。」

  柳翰文默不出聲,緩緩轉身出去,到門口時又突然問了一句,「少東家,
你在縣裏洋學堂好好地念書,爲啥跑回家去?」

  如果以前,柳翰文認爲王大頂腦子被驢踢了,可現在看,這小子是個明白
人啊,忍不住把心裏疑惑問了出來。

  「沒啥,在學校就必須學日文,說日本話,這他媽一畢業,老子不成了外
國種啦,賣祖宗的事誰他媽愛幹誰幹,老子不幹。」王大頂撥楞着大腦袋說道。

  柳翰文沒再說話,回到了自己房裏。

  半夜,果然槍聲大作,打得很激烈,土制盒子炮的槍聲和香瓜手雷的爆炸
聲震動了整個縣城。

  第二天一早,守備隊多了十幾具屍體,其中包括王大頂的。

  「八嘎,八嘎。」鈴木謙三對着昨晚參戰的日軍士兵一頓三賓得給,打得
一個個都成了豬頭,不爲别的,擔心人死後神根失效。

  直到柳翰文告訴他死的也能用時,才消了氣。

  「傷亡多少?」放下心的鈴木終于想起問自家損失。

  「報告!」一個被打得嘴上漏風的日本軍曹彙報:「我部陣亡十一人,傷
五人,對方救人後還企圖攻擊彈藥庫,被守衛部隊擊潰。」

  柳翰文看着守備森嚴的倉庫說不出話,沒想到自己随手指出的地方竟然是
鬼子彈藥庫。

  「救人後還要攻擊彈藥庫?」鈴木摸着自己的仁丹胡,心有餘悸,「中國
胡子,厲害!」

  當幾副藥下去後,鈴木果然感到有了起色,那根十幾年來死氣沉沉的東西
有了反應,柳翰文一再告誡鈴木,完全康複之前不要近女色,鈴木隻好強自忍
住尋歡作樂的想法。

  随着鈴木病情漸好,柳翰文的看管也松了下來,允許親人探視。

  柳翰文遞給來探視的桂芝一個包裹,囑咐她拿回家去。

  看着妻子已經顯懷的小腹,柳翰文輕聲道:「孩子生下來,不管像誰,都
好好養大,教他做中國人,包袱裏的三根金條夠你們娘倆過日子的了。」

  「當家的……」桂芝有些哽咽。

  「我對不住你呀!」柳翰文掩面而去。

  桂芝拿走包袱,裏面有柳翰文替換下來的王大頂的命根子,按照男人囑托,
桂芝将這東西埋在了王家祖墳,随後再也沒有回家。

  一個月後,關東軍軍部接到濱江省巴彥縣守備隊電報:「大日本帝國陸軍
第四師團少佐鈴木謙三駐守巴彥期間,爲當地醫生柳翰文毒殺,經查,柳犯系
抗聯分子,被捕前已服毒自盡。鈴木謙三少佐作爲帝國武士未能玉碎陣前,實
爲軍人之恥,抗聯分子窮兇極惡,拟請軍部批準:第四師團聯合第八師團,對
轄區内反日分子進行武裝讨伐,以昭鈴木謙三少佐武士英靈……」


                              (完)